傲世皇朝

分享到:

吕三妹的世纪寻亲 跨三地团圆指日可待

吕三妹的世纪寻亲 跨三地团圆指日可待

2020年09月30日 16:11 来源:南方日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

傲世皇朝  世纪寻亲, 跨三地团圆指日可待

  本报记者追踪报道吕三妹寻亲后续,讲述失散75年背后的故事

空闲时,吕三妹时常会拿出父母兄弟姐妹的旧照片看看。实习生 陈蓉 摄

傲世皇朝  今年87岁的吕三妹出生在香港,1945年因为战乱她与父母兄弟姐妹举家迁回老家佛山。那一年她被辗转送到广州从化良口镇当童养媳,随后与亲人彻底失联。75年过去,吕三妹从未放弃寻找自己的原生家庭。

傲世皇朝  今年母亲节(5月10日),借助媒体的报道和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的协助,吕三妹成功与广州的2个姐姐以及香港的弟弟取得联系,并通过视频方式完成认亲,还获知2个妹妹已嫁到澳门。兄弟姐妹8人,如今已成了跨越粤港澳三地、人丁兴旺的大家族。

傲世皇朝  国庆与中秋临近,吕三妹也将迎来88岁生日。她和姐弟们已经相约,10月在广州举办线下认亲会,失散75年的亲人即将再次重逢。

傲世皇朝  南方日报记者 吴扬 实习生 陈蓉

  记忆

  从大广高速出口到良口镇合群村秧溪队,需开车走半个小时的曲折山路。吕三妹自12岁来到这里,就很少走出这个被群山围绕的山村。

  老人起居很早,清晨便洗漱、打扫屋子、晾晒衣物。哪怕已是高龄,但吕三妹还是习惯把屋子收拾得很整洁。

  吕三妹的长孙巢先生说,最近几天老人家兴致很高。这不仅因为今年的国庆中秋是她88岁的生日,也由于家人告诉她,已经约好不久后就能和自己的姐姐、弟弟见面了。

傲世皇朝  10月1日是吕三妹的生日,但也不算是。因为她被转卖到良口镇时年纪尚小,已忘记了自己的生辰。子女们商量后,决定每年的国庆节给老人庆生。如今虽然吕三妹已寻回亲人,但国庆节庆生的惯例仍被保留了下来。

  “吕三妹”是她从出生就一直保留下来的名字,也是如今她与亲生父母血缘联系的唯一证明。尽管已经过去75年,但吕三妹仍记得很多儿时与父母、兄弟姐妹生活的细节。

  根据吕三妹的口述,她1933年出生在香港,父亲名叫吕俊超,曾经长期往返于香港和广州一德路做海产品生意,母亲唤作“阿容”,是一个已经中年但仍然喜欢梳妆打扮的女人。除了亲生父母,吕三妹还记得很多兄弟姐妹的名字,分别是:大姐吕丽燕、二姐吕丽兰、大弟吕培华、二弟吕东培和妹妹吕丽儿。她是家中的“老三”,因此得了“三妹”的名字。

  由于年代久远,香港的生活片段对吕三妹来说已是浮光掠影。她依稀记得自家的房子建在半山坡上,附近有很多外国人居住,走路不久就可以看到大海与轮船。吕三妹曾去过家附近的“东华医院”和“高升戏院”(这两个地点经核实位于香港中西区上环附近),街头的双层电车驶过的轰鸣声让年幼的她印象深刻。

  在香港时,吕三妹还和两个姐姐在一家名为“天官坊”的女子学校读过书,她记得自己曾在课堂上读过《三字经》里的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,只是由于后续的变故,学业未能继续下去。

  失联

 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,香港随即沦陷,曾经的避风港战云密布,不再安全。为躲避战乱,吕三妹的父亲带着全家辗转于佛山、香港两地,吕三妹也自此结束了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。

傲世皇朝  吕三妹还记得,自己跟随家人坐上烧煤的轮船,上岸后继续乘车,一路颠簸回到当时佛山南海一个名为“南河里”(音)的地方,住在婆婆家。

傲世皇朝  在“南河里”居住的时间不长,她依稀记得不远处是一家染布厂,因为染料,附近一条河都成了黑色,对面马路是杂市,还能听到打铁的声音。这是她在原生家庭生活的最后记忆。同年,随着大姐出嫁,二姐被送当童养媳,她也随之被送养。

傲世皇朝  巢先生说,奶奶吕三妹曾多次向他讲述,当年她先被送到广州,住了十多天后被送到了清远佛冈,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又被送到广州从化良口镇的养父母家,最后又被养父母送到一个村子当了童养媳。

  吕三妹的母亲临走时曾告诉她,家里人太多,已经吃不饱饭,要把她送走,因为只有活着才有希望,还给了她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地址,让她长大后一定顺着地址回来找母亲。然而这张纸条在吕三妹洗衣服时,不慎夹在衣物里被水泡烂,寻回亲人的唯一线索就此丢失。

傲世皇朝  “奶奶吕三妹自始至终没有恨过同意送走她的母亲。”巢先生说,奶奶一直记得儿时她的母亲非常疼她,“兵荒马乱的年代大家只求能够活着,她非常理解”。

  在良口镇的大山里,吕三妹开始了新的人生。巢先生说,虽然奶奶吕三妹是当童养媳,但爷爷是一位性格老实的教书先生,生前对奶奶一直很好,两人共生下7个子女。

  吕三妹的丈夫曾在三四十年前到过佛山南海帮她寻亲,登过报、播过广播、联系过公安部门,但杳无音信。“那时通信不发达,家里也比较穷,没有寻人的条件。”巢先生说。

傲世皇朝  如今吕三妹已有13个孙子女,6个曾孙,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。她经常和晚辈们说:“人生就是有得必有失。”75年来,她失去了与原生家庭的联系,却有了这么一大家族的亲人。

  但是,随着年纪越来越大,吕三妹开始频繁和家人聊起自己的亲生父母,自己的姐妹兄弟,还有年幼时在香港的那些记忆。家人都知道,未能寻回原生家庭是老人多年来最大的遗憾。

  再会

  转机发生在今年春天。

  3月4日,巢先生通过社交媒体再次发出寻人信息,随后在网友的指引下找到“宝贝回家”组织进行寻亲登记。

  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燕子告诉记者,他们在了解吕三妹的故事后十分感动,希望能尽早圆了老人的心愿,“每一次帮‘老宝贝’们寻找家人,都是与时间赛跑。”“宝贝回家”的志愿者将吕三妹的信息扩散到网上,同时委托香港的志愿者帮忙寻找。

  在寻亲帖发出一个多月后,燕子收到一名自称孔先生的消息称,自己的母亲曾提到过家中有一位姨曾被送养给别人,孔先生还发来了一张照片。吕三妹看了照片一眼就认出照片中的中年女人是自己的母亲“阿容”。

  5月10日母亲节这天,吕三妹通过视频与她的大姐吕丽艳的儿子孔先生连上了线。巢先生说,奶奶高兴得一天没有顾上吃饭。通过大姐家人的讲述,吕三妹了解她失联后父母和兄妹们的故事。

  在战乱结束后不久,吕三妹的母亲匆忙回到佛山想要寻回送养的女儿。然而她发现,当初送养的家庭已经将吕三妹送给了别人,就此失去了联系。

  吕三妹的父母、兄弟姐妹们后来又回到香港生活。父母在上世纪80年代相继去世。在生命的最后几年,母亲又回到了当初与吕三妹分离的佛山南河里居住(今天的佛山祖庙附近),希望能等到女儿回来。母亲在临终前曾交代子女们:一定要把三妹找回来。

  如今,大姐吕丽艳和二姐吕丽兰均在广州居住,七妹和八妹早年嫁到澳门,而四弟和六弟都已离世,吕三妹唯一健在的弟弟老五吕培华仍居于香港。由于两位姐姐年事已高不能出行,加上疫情原因香港与内地通关受限,几位老人暂时无法线下相聚。不过通过微信视频,吕三妹还是可以和失散75年的亲人们相见,互诉亲情。

  近几个月来,吕三妹大姐的家人还通过微信发来了很多旧时的照片,儿孙们帮忙冲洗了出来。如今,老人空闲的时候总是喜欢拿出床边的照片,仔细地摩挲,偶尔和儿孙们说上几句儿时的故事,更多时候则是端详着照片中自己家人的影像,怔怔出神。

傲世皇朝  其中一张是吕三妹的母亲带着几位姐姐弟弟在湖边的合照,两位弟弟身着西装梳着背头、笑容灿烂,三位姐妹则表情各异地眺望远方,母亲提着布包,站在正中央。统筹:徐勉

【编辑:于晓】
关于我们 | About us | 联系我们 |  | 供稿服务 | 法律声明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地图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0 xlmx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